僧伽吒經卷第三

僧伽吒經卷第三 (有聲書 mp3 下載

元魏優禪尼國王子月婆首那譯

爾時,藥上菩提薩埵摩訶薩埵白佛言:「世尊!何因緣故如來出世?」

佛告藥上菩提薩埵言:「善男子!為令眾生多聞具足,是故如來出現於世。如來出世開甘露法,若如來出世則知一切法。以方便故,知世間法、出世間法,知世間智、出世間智。」

藥上菩提薩埵白佛言:「世尊!世尊知何等法?」

佛告藥上菩提薩埵言:「藥上!如來知正法智。藥上!以是智故總攝一切法。藥上!若眾生聞如來出世信法者,此是第一利益。藥上!譬如有人出行治生,為得利故將千人眾擔負金寶。彼人父母告其人言:『子善諦聽!此金寶者是他之物,汝好守護莫使亡失。』其人持寶未經多時自縱放逸,所持金寶悉皆散失。是時彼人憂箭射心,羞愧慚恥不能歸家。時彼父母聞已憂愁悲泣而說此言:『我等生此惡子,但有子名生我家內,財物悉皆散失,令我等貧苦,為他奴僕絕望而死。』子聞父母既喪亡已亦絕望死。如是,如是!藥上!佛說此法,於我法中無淨信者,彼無所望,臨命終時,為憂惱箭射心而死。如彼父母,為彼金寶絕望憂惱。

「如是,藥上!於我法中無淨心者,臨命終時受諸苦痛。先福受盡彼不種善,臨死時至憂惱箭射,墮於地獄、畜生、餓鬼受諸苦痛,作如是言:『誰救濟我,令我得離地獄、畜生、餓鬼之苦?』又如父母告其子言:『未來病苦,病有死苦,汝等得解脫時見行識生,身受苦痛遍體燋惱。自觀已死眼不見色,耳不聞聲,四支皆痛必歸於死,遍體頑癡猶如木石無所覺知。』子答父母語言:『莫作是語,令我怖畏。觀身無熱,亦無餘病,唯見死怖。我當歸誰?誰救濟我?父母若天,誰能救拔?』父母答言:『祭祀天神必得安隱。』子答父母:『當速祭祀以求安樂,速至天祠問守廟人。』時彼父母到天祠中,燒香求願。守廟者言:『天神瞋怒,須殺羊、殺人以用祭祀,汝子可脫。』爾時,父母自思惟言:『我等云何?我既貧窮,若天神瞋我子必死,若天神喜必得大恩。』時速歸家盡賣家財得羊一口。復語餘人:『且貸我金,十日相還。若無相還,我身當為君作奴僕。』其人得金詣市買人,所買之人不知當殺以祭天祠。病人父母愚癡無智竟不至家,直詣天祠語守廟者:『汝速為我設祭天祠。』爾時,父母自殺羊、殺人然火祭天。然後天下告彼父母:『汝等莫怖,我護汝子令得安隱。』爾時,父母踊躍歡喜作如是言:『天神與我大恩,令我子差。』時彼父母歡喜還家,見兒已死。爾時,父母見子死已生大愁惱,憂箭射心絕望而死。」

佛告藥上:「善男子!近惡知識亦復如是。」

爾時,藥上菩提薩埵白佛言:「世尊!如是眾生墮於何處?」

佛告藥上菩提薩埵:「善男子!莫問是事。」

藥上菩提薩埵白佛言:「世尊!願佛慈悲說如是人墮在何處?」

佛告藥上菩提薩埵言:「善男子!汝今諦聽!其人母者墮於大叫地獄之中;其父墮於眾合地獄;其子墮於火燒然地獄;守天廟者墮於阿鼻大地獄中。」

爾時藥上菩提薩埵摩訶薩埵白佛言:「世尊!彼枉死人生於何處?」

佛告藥上菩提薩埵言:「彼枉死人生於三十三天之上。」

藥上菩提薩埵白佛言:「世尊!彼枉死人何因緣故,生於三十三天之上?」

佛告藥上菩提薩埵言:「善男子!汝今諦聽!彼人臨死時,起一念淨心歸依佛陀。以此善根,當六十劫受於三十三天之樂,八十劫中自識宿命。所生之處離諸憂惱,生生之處離諸憂惱,一切苦滅。藥上!近惡知識,不得入於涅槃。」

藥上菩提薩埵白佛言:「世尊!云何眾生不能入於涅槃?」

佛告藥上菩提薩埵言:「欲求涅槃者當勤精進。」

藥上菩提薩埵白佛言:「世尊!云何名精進?」

佛告藥上菩提薩埵:「善男子!精進者名須驢多波帝,逆流之果名精進處,娑吉利陀伽彌果名精進處,阿那伽彌果名精進處,阿羅訶果名精進處,波羅提迦佛陀果名精進處,緣覺之智名精進處,菩提薩埵名字、菩提薩埵地果,名精進處。藥上!如是等處名精進處。」

藥上菩提薩埵白佛言:「世尊!世尊云何逆流?云何逆流果?」

佛告藥上菩提薩埵:「善男子!譬如有人種於樹木,彼種樹已即日生芽,彼樹一日上下各生長一由旬。復有一人,亦復種樹不得其所,風動不生移置異處。二人共諍互相誹謗,彼人如是共相諍論。國王聞之即勅臣言:『某處二人互相誹謗,速往喚來。』

「傍臣受教遣使往捉。時彼使人微服而去,至彼人所作如是言:『王喚汝等。』時彼二人驚怖憂愁:『王今何故命我二人?』是時二人既至王所默然而立。時王問言:『汝等何故共相誹謗而起鬪諍?』

「時彼二人白大王言:『大王!聽我所說。我借得少許空閑之處,種植樹林,即日生芽及葉,華果熟者中半。此人種植不生芽葉及以華果,須臾數移彼種不生,來見謗毀而起鬪諍。大王!如是之事,大王應知我無罪過。』

「爾時大王,集諸大臣滿三十億,告諸臣言:『汝等各說。』諸臣白言:『我等不知說何等語?』

「王問諸臣:『汝等頗見即日種樹即生芽葉及以華果熟者中半。』

「爾時諸臣從座而起。白大王言:『大王!我等不能決定信受如此之言。何以故?大王!此事希有。』爾時大王問彼人言:『如汝所說,是事實不?』爾時彼人白大王言:『此實不謬。』王復答言:『如汝所說如此之事,即日種樹即生芽葉及以華果,此事難信。』爾時彼人白大王言:『願王自植知其虛實。』

「時王集三十億臣禁守彼人,然後大王自種其樹,不生芽葉,不生華果。爾時大王,心大恚怒勅諸臣言:『汝等速取利斧,彼所種樹仰令斫伐。』爾時諸臣受王教令斫斷彼樹,一樹斷已生十二樹,斫十二樹斷生二十四樹,莖、葉、華、果皆是七寶。爾時二十四樹,變生二十四億雞鳥,皆是金嘴七寶羽翼。爾時,大王復生瞋怒,自執利斧往伐彼樹。王斫樹時,從樹出生甘泉美水。時王慚愧勅諸臣言:『放彼二人。』諸臣白言:『大王!受教。』諸臣去已,放彼二人將至王所。王問其人:『汝種此樹。斫汝一樹生十二樹,斫十二樹生二十四樹。我所種樹不生芽葉,不生華果。此事云何?』其人答王:『如我此福德,大王則無如是福德。』爾時三十億大臣胡跪,白其人言:『汝可治國而居王位。』爾時其人,為諸臣眾,而說偈言:

「『我不求王位,  不求世財寶;
心懷無上願,  願成二足尊。
得寂滅涅槃,  至彼成如來;
為汝等說法,  令到涅槃城。
往昔作不善,  令我入王獄;
獄縛受諸苦,  罪報悉已盡。』

「爾時,有三萬三千高座,一一高座高二十五由旬,一高座上有二十五億雞而在其上,以金為嘴,七寶羽翼,出人音聲告彼王言:『大王不善,不善斫伐諸樹,以此罪業必入惡道。王不知耶?種此樹者是何等人?』大王答言:『我未審之,願為我說,何等大人種此樹耶?』雞鳥告王:『如此人者照明世間名無上士,當度一切眾生生、老、病、死。』王復問言:『彼是何人種樹不生?彼作何等不善之業不生?當為我說。』鳥答王言:『彼是提婆達多,種樹不生,無少善根樹云何生?』爾時,三十億大臣聞此法門,皆得十地成就神通。時彼國王亦得十地,得通達一切善法三昧。」

爾時,藥上菩提薩埵摩訶薩埵白佛言:「世尊!何因緣故,此三十億臣皆得十地成就神通?」

爾時世尊告藥上菩提薩埵:「善男子!汝今諦聽!」即時微笑,從其面門放八萬四千光明,無量種種青、黃、赤、白、紅、紫光明。其光遍照無量世界,照世界已還至佛所,繞佛三匝從佛頂入。

爾時藥上菩提薩埵摩訶薩埵白佛言:「世尊!何因緣故,如來現此希有之相?若無因緣,如來終不現希有事。」

佛告藥上菩提薩埵言:「善男子!汝見眾人從十方來集會此不?」

藥上菩提薩埵白言:「不見也。世尊!」

佛告藥上菩提薩埵言:「善男子!汝觀十方一切世界。」

爾時,藥上菩提薩埵摩訶薩埵即觀十方,見東方面有一大樹,覆七千由旬,見二萬五千億眾生在彼集會,默然而坐,不飲、不食。復見南方有一大樹,覆七千由旬,下有二萬五千億眾生俱共集會,不語、不食、不行,默然而住。復見西方有一大樹,覆七千由旬,下有二萬五千億眾生俱共集會,不語、不食、不行,默然而住。復見北方有一大樹,覆七千由旬,下有二萬五千億眾生俱共集會,不語、不食、不行,默然而住。復見上方有一大樹,覆七千由旬,下有二萬五千億眾生俱共集會,不語、不食、不行,默然而住。復見下方有一大樹,覆七千由旬,下有二萬五千億眾生俱共集會,不語、不食、不行,默然而住。爾時,藥上菩提薩埵白佛言:「世尊!我欲少問如來、應、正遍知,若佛聽許乃敢發問。」

爾時,世尊告藥上菩提薩埵言:「善男子!隨汝所問,如來悉能為汝解說。」

爾時藥上菩提薩埵白佛言:「世尊!何因緣故,從於十方有無量眾生而來集會?以誰神力而來至此?」

佛告藥上菩提薩埵言:「自以神力而來至此。」

爾時,藥上菩提薩埵白佛言:「世尊!我欲觀諸世界,以誰神力而往至彼?」

佛告藥上菩提薩埵:「以汝神力自往至彼。」

爾時,藥上菩提薩埵遶佛三匝忽然不現。過九十六億世界有一世界名日月明,彼國有佛號日月土如來、應供、正遍知,與八萬億菩提薩埵恭敬圍遶而為說法。藥上菩提薩埵摩訶薩埵既到彼國,至日月土如來前,頂禮佛足白佛言:「世尊!何因緣故,於娑婆世界在釋迦牟尼前觀於十方,見無量眾生集會,在此不見?」

爾時,藥上菩提薩埵摩訶薩埵至日月土如來前,白佛言:「世尊!我過九十六億諸佛國土,來至於此不見一人。世尊!誰見誰聞?無知無覺樹上而生眾生。」

佛告藥上菩提薩埵言:「不也。善男子!汝頗見頗聞,無知無覺之樹能生人不?」

藥上白佛言:「世尊!不見、不知。」

佛告藥上菩提薩埵:「汝欲見不?我今示汝。」

藥上白佛言:「世尊!願欲見之。」

爾時,日月土如來屈申臂頃,百千億眾皆悉來集,一一眾生手執香華供養如來。「藥上!汝今見不?」

藥上菩提薩埵白佛言:「已見,世尊!已見,善逝!」

佛告藥上:「善男子!此諸眾生無覺、無知悉皆如幻。」時彼三萬億眾生各申兩手,以諸香華供養如來。

藥上菩提薩埵白佛言:「世尊!此事希有。須臾之間此諸眾生,各生百手供養如來尚不得脫,況兩手者。」

佛告藥上菩提薩埵言:「如是,如是!善男子!此諸眾生無覺無知而生而滅。善男子!我身亦如是,如幻如化而示生滅。」

藥上白佛言:「世尊!何等是少眾生?何者是老眾生?」

佛告藥上:「善男子!亦有老者,亦有少者。」

藥上白佛言:「世尊!願佛解說,何者是也?」

佛告藥上:「無福衰者是老眾生,從彼樹生者是少眾生。」

藥上白佛言:「世尊!我欲見彼少眾生等。」

爾時,日月土如來即伸右臂,從於四方有百千億眾生,俱來集會至如來所。頂禮佛足遶佛三匝,在佛前立默然而住。藥上白佛言:「世尊!此眾生何故佛前默然而住?」

佛告藥上:「善男子!汝不知耶?地大之性無言無說,法聚無知無覺。何以故?藥上!此諸少眾生,不見生不見滅,不見老、病、死、憂悲苦惱,具受一切苦痛之惱,云何而語?是故藥上!如是眾生應當教之。」

爾時,藥上菩提薩埵摩訶薩埵白佛言:「世尊!少眾生者從何所來?何處終?當生何處?不知法者。」

佛告藥上:「善男子!汝今諦聽!此諸眾生非是人作,非金師作,非鐵師作,非木師作,非陶師作,非王者作。男女和合惡業而生,受諸苦痛,作不善行受如是苦,名少眾生。藥上!彼不與佛言,不禮如來,彼受無量無邊之苦。藥上!有少眾生不共佛語者,受如是無量無邊苦惱。藥上!以不善知苦因緣故不共佛語,不共佛語故不知善、不知惡、不知生,雖得人身不知生、不知滅。藥上!是名年少眾生。」

藥上菩提薩埵白佛言:「世尊!年少眾生云何生?云何滅?」

佛告藥上菩提薩埵言:「善男子!譬如有人以木挑火,木則漸燒。如是,藥上!眾生之類初生時苦、中苦、死苦。」

藥上白佛言:「世尊!生時誰生?滅時誰滅?」

佛告藥上:「善男子!如佛之生,如佛之滅。譬如有人閉在闇室眼無所見。復有異人曾受苦惱,作是思惟:『此人受苦甚為可愍,若不得脫是人必死。』以火與之令得少明。時闇室人見火歡喜心得安樂。爾時彼火以少因緣熾然火焰燒彼闇室,爾時彼人被燒而死。時王聞之作如是念:『我國眾生若有所犯更不繫縛。』爾時國王告下人民:『汝等諸人莫生怖畏,於我國內施汝無畏。若有所犯,不加害汝,亦不殺汝,皆當安隱莫生怖畏。』藥上!如來亦復如是,燒諸煩惱、滅諸病苦,猶如彼人為令闇室眾生安隱,自燒而死。如來如是,為諸眾生令得安隱,不惜身命拔諸繫縛令得解脫。如是,藥上!如來永離三毒之惱,為諸世間作大燈明,於地獄、畜生、餓鬼、阿修羅,老少眾生拔令解脫。」

爾時諸天,於虛空中,而說偈言:

「最勝好福田,  一切田中勝,
世間無上尊。  增長諸佛子,
佛田最勝田,  能除諸怖畏。
大師善方便,  守護諸眾生,
住於涅槃界,  而示在世間,
令世間寂滅。  佛為無上師,
救護少眾生,  亦救老眾生,
三界諸眾生,  方便而度之。
閉諸地獄門,  及畜生、餓鬼;
此世得安樂,  他世亦安樂。」

爾時如來,即時微笑而說偈言:

「善哉!見善人,  善哉!見佛陀,
善哉!聞法者,  善哉!能敬僧,
善哉!此法門,  滅除一切惡。」

爾時,藥上菩提薩埵摩訶薩埵白佛言:「世尊!何因緣故如來微笑?若無因緣,如來終不現希有相。」

佛告藥上:「善男子!汝見此等少眾生不?」

藥上白佛言:「世尊!唯然已見。」

佛告藥上:「善男子!此諸眾生今日皆得住於十地。」

爾時,藥上菩提薩埵摩訶薩埵,踊身虛空高八萬由旬,共八萬億天子,於如來上散眾妙花,地上年少諸眾生等皆禮佛足。爾時,藥上於虛空中而作是言:「三千大千世界眾生皆聞此聲,地獄眾生聞此聲者悉得解脫,三十三天聞此音聲皆來集會。」

時三千大千世界六種震動,時大海中八萬四千龍王動而來集,三萬億閻浮提夜叉俱來集會,二萬五千億羅剎餓鬼俱來集會,時如來所大眾悉集。爾時,如來為諸年少眾生說法。從十方世界有百千億諸菩薩眾,各以自神力俱來集會。

爾時,藥上菩提薩埵白佛言:「世尊!從十方國有無量菩薩俱來集會,無量天、龍、夜叉、揵闥婆、阿修羅、迦樓羅、餓鬼、地獄,皆來集會欲聞正法,唯願世尊當為說之。」

佛告藥上菩提薩埵摩訶薩埵言:「善男子!汝下至此。」

爾時藥上菩提薩埵,以自神力從上而下,向佛合掌頂禮佛足,白佛言:「世尊!法聚。法聚者何因緣故,名為法聚?」

佛告藥上:「善男子!法聚者名曰淨行,淨行者能離一切不善之法。善男子!汝見如此少眾生不?」

藥上白佛:「唯然已見。」

佛告藥上:「此諸眾生離邪婬故,必得諸陀羅尼,必得具足一切諸法。」

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Sutra. Bookmark the permalink.

Leave a Reply

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.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