僧伽吒經卷第一

僧伽吒經卷第一 (有聲書 mp3 下載

元魏優禪尼國王子月婆首那譯

如是我聞:

一時婆伽婆,在王舍城靈鷲山中,共摩訶比丘僧二萬二千人俱,其名曰:慧命阿若憍陳如、慧命摩訶謨伽略、慧命舍利子、慧命摩訶迦葉、慧命羅睺羅、慧命婆俱羅、慧命跋陀斯那、慧命賢德、慧命歡喜德、慧命網指、慧命須浮帝、慧命難陀斯那,如是等二萬二千人俱;共菩提薩埵摩訶薩埵六萬二千人俱,其名曰:彌帝隷菩提薩埵、一切勇菩提薩埵、童真德菩提薩埵、發心童真菩提薩埵、童真賢菩提薩埵、無減菩提薩埵、文殊師利菩提薩埵、普賢菩提薩埵、金剛斯那菩提薩埵,如是等六萬二千人俱。復有萬二千天子,其名曰:阿疇那天子、跋陀天子、須跋陀天子、希法天子、栴檀藏天子、栴檀天子,如是等萬二千天子俱;復有八千天女,其名曰:彌隣陀天女、端正天女、發大意天女、歲德天女、護世天女、有力天女、隨善臂天女,如是等八千天女俱;復有八千龍王,其名曰:阿波羅羅龍王、伊羅鉢龍王、提彌羅龍王、君婆娑羅龍王、君婆尸利沙龍王、須難陀龍王、須賒佉龍王、伽婆尸利沙龍王,如是等八千龍王俱;皆向靈鷲山詣世尊所,頭面禮足繞佛三匝却住一面。

爾時,一切勇菩提薩埵摩訶薩埵,從座而起偏袒右肩,合掌向佛白佛言:「世尊!唯願世尊演說正法利益眾生。世尊!無量億天眾、無量億婇女、無量億菩提薩埵、無量億聲聞,皆悉已集欲聞正法。世尊!如是大眾皆欲聞法。唯願如來、應供、等正覺,為說妙法,令長夜安隱斷諸業障。」

爾時,世尊讚一切勇菩提薩埵:「善哉,善哉!一切勇!能為大眾請問如來如是之事。汝今諦聽!善思念之!當為汝說。」

「唯然。世尊!願樂欲聞。」

爾時世尊告一切勇菩提薩埵:「有法門名僧伽吒。若此法門在閻浮提有人聞者,悉能除滅五逆罪業,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得不退轉。一切勇!於汝意云何?若人聞此法門福德之聚,過於一佛福德之聚。」

一切勇白佛言:「云何?世尊!」

佛告一切勇:「如恒河沙等諸佛如來所有福德,若人聞此法門,所得福德亦復如是。一切勇!若人得聞如是法門,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,一切不退轉,見一切佛;一切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,惡魔不惱,一切善法皆得成就。一切勇!聞此法者能知生滅。」

爾時,一切大眾從座而起,偏袒右肩,右膝著地合掌向佛,白佛言:「世尊!一佛福德有幾量也?」

佛言:「善男子!諦聽!一佛功德譬如大海水渧,如閻浮提大地微塵,如恒河沙等眾生,悉作十地菩薩;如是一切十地菩薩所有福德,不如一佛福德之聚。一切勇!若人聞此法門,福多於此,算數譬喻所不能及。」

爾時,一切大眾聞是說已,踊躍歡喜多增福德。時一切勇菩提薩埵白佛言:「世尊!何等眾生渴樂正法?」

爾時世尊告一切勇菩提薩埵摩訶薩埵:「一切勇!有二眾生渴仰於法。何等為二?一者、於一切眾生其心平等;二者、既聞法已等為眾說心無悕望。」

一切勇菩提薩埵白佛言:「世尊!聞何等法得近菩提?」

「一切勇!渴仰聞法得近菩提;常信樂聽受大乘法者得近菩提。」

爾時,人、天、諸龍、婇女從座而起。白佛言:「世尊!我等渴法,願佛世尊滿我所願。」

爾時,世尊即便微笑,種種色光從口中出,遍照十方上至梵世,還從頂入。

爾時,一切勇菩提薩埵從座而起,偏袒右肩右膝著地,白佛言:「世尊!以何因緣,如來現此希有之相?」

爾時,世尊告一切勇菩提薩埵:「於此會中一切眾生,當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,成就一切如來境界,是故佛笑。」

一切勇菩提薩埵白佛言:「世尊!何因緣故,此會眾生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?」

佛言:「善哉,善哉!一切勇!能問如來如是之義。一切勇!以願勝故。一切勇!乃往過去無數阿僧祇劫,有佛世尊號曰寶德如來、應供、正遍知、明行足、善逝、世間解、無上士、調御丈夫、天人師、佛、世尊。一切勇!爾時,我作摩納之子,此會眾生住佛智慧者,往昔之時悉在鹿中。我時發願:『如是諸鹿,我皆令住佛智慧中。』時鹿聞已尋皆發聲言:『願得如是。』一切勇!此會大眾因彼善根,當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。」

爾時,一切勇菩提薩埵摩訶薩埵白佛言:「世尊!若有眾生聞此法者壽命幾劫?」

佛言:「其人壽命滿八十劫。」

一切勇菩提薩埵白佛言:「世尊!劫以何量?」

佛言:「善男子!譬如大城縱廣十二由旬高三由旬,盛滿胡麻。有長壽人,過百歲已取一而去,如是城中胡麻悉盡劫猶不盡。一切勇!又如大山縱廣二十五由旬,高十二由旬。有長壽人,過一百歲以輕繒帛一往拂之,如是山盡劫猶不盡;是名劫量。」

時一切勇菩提薩埵摩訶薩埵白佛言:「世尊!一發誓願尚得如是福德之聚壽八十劫,何況於佛法中廣修諸行?」

「善男子!若有聞此法門者,所得壽命滿八十劫,何況書寫、讀誦之者。一切勇!若有人以淨信心讀誦此法門,福多於前,九十五劫自識宿命,六萬劫中為轉輪王。於現在世人所敬重,刀不能害、毒不能傷、妖蠱不中,臨命終時,得見九十五億諸佛,安慰之言:『汝莫怖畏,汝在世時聞僧伽吒法門。』九十五億佛,各將其人至其世界。一切勇!況復有人得具足聞如是法門。」

爾時,一切勇菩提薩埵白佛言:「世尊!我當聽受如是法門,得何福德?」

佛告一切勇:「如恒河沙諸佛如來所有福德,聞是經者所得福德亦復如是。」

時一切勇菩提薩埵白佛言:「世尊!我聽此法心無疲厭。」

佛告一切勇:「善哉,善哉!汝能如是聞法無厭,我亦如是聞法無厭;況復凡夫心生厭想。一切勇!若有善男子,聞此法門生信心者,於千劫中不墮惡道,五千劫中不墮畜生,萬二千劫不墮愚癡,萬八千劫不生邊地,二萬劫中生處端正,二萬五千劫常得出家,五萬劫中作正法王,六萬五千劫修行念死。一切勇!彼善男子、善女人,無少不善,惡魔不得其便,不入母胎。一切勇!聞此法門者,生生之處,九十五阿僧祇劫不墮惡道,於八萬劫常得聞持,十萬劫離於殺生,九萬九千劫離於妄語,一萬三千劫離於兩舌。一切勇!如是法門難值難聞。」

爾時一切勇菩提薩埵摩訶薩埵從座而起,偏袒右肩右膝著地,合掌白佛言:「世尊!謗此法者其罪多少?」

佛告一切勇:「其罪甚多。」

時一切勇菩提薩埵白佛言:「世尊!得幾數罪?」

佛告一切勇:「莫問此事。善男子!若有於十二恒河沙諸佛如來起於惡心,若有謗者,罪多於彼。一切勇!若於大乘起惱心者,如彼眾生被燒焦然。」

一切勇菩提薩埵白佛言:「世尊!如是眾生云何可救?」

佛告一切勇:「譬如有人刀斷其頭,使醫治之,塗以石蜜酥油諸藥,以用塗之。一切勇!於汝意云何?如是眾生還可活不?」

一切勇白佛:「不也。世尊!」

「一切勇!又如有人刀害不斷,若得良醫治之則差。彼人差已知其大苦,我今知已更不復作惡不善業。一切勇!若善男子,念布施時亦復如是;離一切惡,集諸善法諸善具足。譬如死屍,父母憂愁啼泣不能救護,凡夫之人亦復如是,不能自利、不能利他,無依父母。如是,如是!一切勇!彼諸眾生臨死之時無所依止。一切勇!無依眾生有二種。何等為二?一者、作不善業;二者、誹謗正法;如是二人臨死之時無依止處。」

時一切勇菩提薩埵白佛言:「世尊!彼謗法者生何道中?」

佛告一切勇:「謗法之人入大地獄,在大叫喚地獄一劫受苦,眾合地獄一劫受苦,燒然地獄一劫受苦,大燒然地獄一劫受苦,黑繩地獄一劫受苦,阿鼻地獄一劫受苦,毛竪地獄一劫受苦,睺睺地獄一劫受苦。一切勇!謗法眾生,於此八大地獄,滿足八劫受大苦惱。」

爾時一切勇菩提薩埵摩訶薩埵白佛言:「世尊!大苦,大苦!我不能聞。」

爾時世尊而說頌曰:

「何故不能聞?  此語甚可怖!
地獄為大苦,  眾生受苦痛。
若造善業者,  則有樂果報;
若造不善業,  則受於苦報。
生則有死苦,  憂悲苦所縛;
凡夫常受苦,  無有少樂時。
智慧人為樂,  能憶念諸佛;
信清淨大乘,  不墮於惡道。
如是,一切勇!  本業得果報;
作業時雖少,  得無邊果報。
種子時雖少,  得無量果實;
植種佛福田,  能生果實處。
智者得安樂,  樂於諸佛法;
遠離於惡道,  修行諸善法。
若以一毫物,  用布施諸佛;
八十千劫中,  巨富具財寶。
隨所受生處,  常念行布施;
如是,一切勇!  施佛得福深。」

爾時,一切勇菩提薩埵摩訶薩埵白佛陀言:「世尊!云何修佛智慧?云何聞此法門增長善根?」

佛告一切勇菩提薩埵:「若有人供養六十二億恒河沙諸佛,施諸樂具;若復聞此法門者,所得福德與前正等。」

一切勇菩提薩埵白佛言:「世尊!云何善根滿足?」

爾時,世尊告一切勇菩提薩埵摩訶薩埵言:「功德如佛者當知滿足。」

一切勇白佛言:「世尊!何人功德與如來等?」

佛告一切勇菩提薩埵:「善男子!法師善根與如來等。」

一切勇菩提薩埵言:「世尊!何等是法師?」

佛告一切勇菩提薩埵:「流通此法門者,名為法師。」

一切勇菩提薩埵白佛言:「世尊!聞此法門得何等福?書寫、讀誦此法門者,得幾所福?」

佛告一切勇菩提薩埵言:「善男子!於十方面,一一方各十二恒河沙諸佛如來,一一如來住世說法滿十二劫。若有善男子說此法門,功德與上諸如來等。若有善男子書寫此經,四十八恒河沙諸佛如來說其功德不能令盡;況復書寫、讀誦、受持。」

時一切勇菩提薩埵問佛言:「世尊!若讀誦者得幾所福?」

爾時世尊說頌答曰:

「讀誦四句偈,  得此最勝福;
如八十四恒,  諸佛所說法。
讀誦此法門,  得如是福德;
如是諸功德,  言說不能盡。
十八億諸佛,  住世滿一劫;
十方一切佛,  常讚大乘法。
善說此法門,  而無有窮盡;
諸佛難值遇,  此法亦如是。」

爾時,八十四億天子至於佛所,合掌頂禮白佛言:「善哉!世尊!如是法藏願住閻浮提。」

爾時,復有十八千億尼揵子,來詣佛所白佛言:「勝也!沙門瞿曇!」

佛告尼揵:「如來常勝;汝等住顛倒,云何見汝等勝?汝無勝也!汝等善聽!今為利益汝等,為汝等說。」

「凡夫無慧樂,  何處得有勝?
不知於正道,  云何得有勝?
我視眾生道,  以甚深佛眼。」

爾時,尼揵子於世尊所心生瞋恚。爾時,帝釋捉金剛杵,以手摩之用擬尼犍。時十八千億諸尼犍子,惶怖苦惱悲泣啼哭;如來隱形令其不見。爾時,諸尼揵子不見如來,悲泣頌曰:

「父母及兄弟,  無能救濟者。
見曠野大澤,  空無人行路;
彼處不見水,  亦不見樹陰,
亦不見人眾,  無伴獨受苦;
彼受諸苦惱,  由不見如來。」

時諸尼犍從座而起,右膝著地出大聲言:「如來哀愍願見救濟,我等歸依佛。」

爾時,世尊即時微笑,告一切勇菩提薩埵摩訶薩埵言:「善男子!汝往外道尼犍子所,為其說法。」

爾時,一切勇菩提薩埵摩訶薩埵白佛言:「世尊!譬如須彌山王,小山無能出者。如是,世尊!於如來前我不能說。」

爾時世尊告一切勇菩提薩埵摩訶薩埵:「善男子!莫作是說,如來有多方便。一切勇!汝往觀十方一切世界,如來在何處?住於何處所,敷如來座?一切勇!於尼犍所,我亦當自說法。」

一切勇白佛言:「世尊!乘何神力?為以自神力去,以佛神力去也?」

佛告一切勇:「汝以自神力去,還時以佛神力而來。」

爾時,一切勇菩提薩埵摩訶薩埵從座而起,偏袒右肩為佛作禮,即沒不現。

爾時,世尊為尼犍說法:「生苦生惱,人生多怖。生有病苦,病有老苦,老有死苦;復有王難、賊難、水難、火難、毒難、自作業難。」

時諸外道心懷恐怖,白佛言:「世尊!我等於今更不忍生。」

爾時世尊說此法時,十八千億諸外道等得離塵垢,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心。自身十八千億,住於十地大菩提薩埵,現菩提薩埵種種神力,或作象形、馬形、師子、虎形、金翅鳥形,或作須彌山形,或作老形,或作獼猴,或作華臺結加趺坐。十千億菩提薩埵在其南面作,九千億菩提薩埵在其北面,皆作如是神通變化。如來常在三昧,以方便力故為眾生說法。

爾時,如來知一切勇菩提薩埵自用神力去已,七日至華上世界。時一切勇菩提薩埵,以佛神力屈伸臂頃來至佛所,到已右繞三匝,發清淨心合掌禮佛,白佛言:「世尊!我以一神力,至十方諸佛世界,見九十九千億諸佛世界。第二神力,見百千億諸佛世界。至第七日到華上世界,亦至不動如來世界。世尊!我至彼國,見九十二千億諸佛說法。又見八十億千世界,八十億千諸佛,即日成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,我悉供養復過而去。世尊!我即日至三十九億百千佛國,見三十九億百千菩提薩埵出家,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。世尊!我悉恭敬禮拜,右繞三匝復過而去。世尊!又於六十億世界,見六十億佛,我悉供養恭敬禮拜而去。世尊!我見百億世界,百億如來入般涅槃,我亦供養恭敬禮拜復過而去。世尊!我見六十五億世界,諸佛正法滅盡,我心燋惱而懷悲泣;見天、龍、夜叉憂惱啼哭如箭入心。世尊!彼佛世界劫火所燒,大海須彌悉皆燒盡無有遺餘,我亦供養復過而去;乃到花上世界。世尊!我到彼世界,見敷百千億座。世尊!見彼南面敷百千億座,東、西、北方及以上、下,各敷百千億高座。世尊!彼一一座七寶成就,一一座上有一如來,結加趺坐為眾說法。世尊!我既見已生希有心,問彼世尊:『此世界者名為何等?』彼佛如來即告我言:『此世界者名曰花上。』世尊!我禮彼佛,問其佛言:『如來世尊名號何等?』彼佛答我:『號蓮花藏,於此世界常作佛事。』我復問言:『此世界中無量如來,何者是蓮花藏如來之身?』彼世尊曰:『我當示汝蓮花藏佛。』爾時諸佛悉隱不現,唯見一佛;其餘座上悉是菩薩。我時禮佛,時有一座從地踊出,我於此座結加趺坐;時我坐已,有無量座忽然而出空無人坐。我問彼佛:『此座何故空無人坐?』時佛世尊而告我言:『善男子!不種善根眾生,不得在於此會之中。』世尊!我時問彼如來言:『世尊!作何善根得在此會?』時佛告言:『諦聽!善男子!得聞僧伽吒法門者,以是善根得在此會;何況書寫、讀誦。一切勇!汝聞僧伽吒法門故,得在此會;無善根人則不能得見此佛國。』爾時,一切勇菩提薩埵摩訶薩埵白彼佛言:『世尊!得聞此法門者得何福德?』爾時,蓮花藏如來即便微笑。世尊!我時作禮,問彼佛言:『佛何故笑現希有相?』時蓮花藏如來告一切勇:『善男子!一切勇菩提薩埵得大勢力,譬如轉輪聖王主四天下,於四天下種滿胡麻。善男子!如彼胡麻其數多不?』一切勇菩提薩埵白世尊言:『甚多。世尊!甚多。善逝!』佛告一切勇:『有人聚彼胡麻以作一聚,一切勇!有人能數知其數不?』一切勇菩提薩埵白彼世尊:『不可數也!善逝世尊!』時蓮華藏如來告一切勇菩提薩埵:『善男子!若胡麻等數諸佛如來,說聞經功德不能令盡;何況書寫、讀誦!』」

一切勇菩提薩埵白佛言:「世尊!書寫得何等福?」

佛告一切勇:「善男子!譬如三千大千世界,一切沙塵、樹葉、草木,以如此等數轉輪王,如是輪王寧可數不?」

一切勇菩提薩埵白佛言:「世尊!不可數也!善逝世尊。」

佛告一切勇:「善男子!聽此法者,如是一切諸轉輪王,所有福德不及此福。於此法門書一字者,功德勝彼一切輪王所有福德。如是,善男子!此法門者攝於一切大乘正法,不得以輪王福德為喻。如是,一切勇!此法門功德非譬喻說,如此法門能示法藏,滅諸煩惱,然大法炬,降諸惡魔,照明一切菩提薩埵之舍,說一切法。」

爾時,一切勇菩提薩埵摩訶薩埵白佛言:「世尊!行梵行者甚為希有。何以故?世尊!如來行難得。」

佛告一切勇:「如是,善男子!梵行難得。若行梵行,若晝、若夜常見如來。若見如來則見佛國,若見佛國則見法藏。臨命終時其心不怖,不受胎生無復憂惱,不為愛河之所漂沒。」

爾時,世尊復告一切勇菩提薩埵摩訶薩埵:「善男子!如來出世難可值遇。」

一切勇言:「如是。世尊!如是。善逝!如來出世難得值遇。」

佛告一切勇菩提薩埵摩訶薩埵言:「此法難值亦復如是。一切勇!若有得聞如是法門經於耳者,八十劫中自識宿命,六十千劫作轉輪王,八千劫中作天帝釋,二十五千劫作淨居天,三十八千劫作大梵天,九十九千劫不墮惡道,百千劫中不墮餓鬼,二十八千劫不墮畜生,十三億百千劫不墮阿修羅中、刀劍不傷,二十五千劫不生愚癡中,七千劫中具足智慧,九千劫中生處端正、具足善色如如來身,十五千劫不作女人,十六千劫身無病惱,三十五千劫常具天眼,十九千劫不生龍中,六千劫中無瞋恚心,七千劫中不生貧賤家,八十千劫主二天下,極最貧窮受如是樂,十二千劫不生盲冥,十三千劫不生聾中,十一千劫修行忍辱,臨命終時識行將滅,不起倒想,不生瞋恚;見東方恒河沙等諸佛如來,面見南方二十億佛,面見西方二十五恒河沙諸佛如來,面見北方八十恒河沙等諸佛如來,面見上方九十億恒河沙諸佛世尊,面見下方百億恒河沙等諸佛世尊。善男子!彼諸世尊安慰其人:『善男子!汝莫恐怖,汝已聽受僧伽吒法門。善男子!汝見如是恒河沙等百千億佛世尊不?』『唯然已見。』世尊告曰:『此諸如來故來見汝。』是善男子問言:『我作何善諸佛見我?』諸佛告言:『善男子!汝在人中曾聞僧伽吒法門,是故諸佛故來見汝。』是善男子白佛言:『世尊!我曾少聞得如是福,況復具足受持是經。』彼佛告言:『善男子!莫作是說。聞四句偈所有功德,我今說之。善男子!譬如十三恒河沙諸佛如來所有福德,聞此法門福德勝彼。若有供養十三恒河沙諸佛如來,若有於此法門聞一四句偈,此福德勝彼;況具足聞。』」

佛復告一切勇菩提薩埵言:「善男子!若三千大千世界滿中胡麻,以此胡麻數轉輪王,若有人布施如是轉輪王,不如布施一須陀洹。若施三千世界一切須陀洹所得福德,不如施一斯陀含。若施三千世界諸斯陀含,不如施一阿那含。若施三千世界諸阿那含,不如布施一阿羅漢。若施三千世界諸阿羅漢所得福德,不如布施一辟支佛。若施三千世界諸辟支佛所得福德,不如施一菩提薩埵。若施三千大千世界菩提薩埵,不如於一如來所起清淨心。若於三千大千世界諸如來所生清淨心,不如凡夫聞此法門,功德勝彼;何況書寫、讀誦、受持。一切勇!況復有人以清淨心憶念此經。一切勇!於意云何?頗有凡人能度大海不?」

一切勇言:「不也。世尊!」

佛告一切勇:「於意云何?頗有凡夫以手一撮能竭海不?」

一切勇言:「不也。世尊!」

佛告一切勇:「樂小法者亦復如是,不能聽受如是法門。一切勇!若不曾見十八億恒河沙諸佛如來,不能書寫如是法門。若不曾見九十億恒河沙諸如來者,不能聞此法門。若人曾見百千億如來者,聞此法門不生誹謗。一切勇!若有曾見百千億恒河沙如來,聞此法門能生淨信,起如實想不生誹謗。一切勇!聽!若有書此法門一四句偈,彼過九十五億千世界,如阿彌陀國,彼人佛土亦復如是。一切勇!彼諸眾生壽命八萬四千劫。一切勇!若菩提薩埵摩訶薩埵,於此法門聞四句偈,諸眾生設使造五逆罪,教人隨喜,若能聽受一四句偈,所有罪業能令除滅。」

爾時,世尊復告一切勇菩提薩埵摩訶薩埵言:「往昔有人破塔、壞僧,動菩提薩埵三昧,壞滅佛法,殺害父母,作已生悔:『我失今世、後世之樂,當於惡道一劫受苦。』生大愁憂受大苦惱。一切勇!如是之人一切世人所共惡賤,作如是言:『此人失於世間、出世間法。』此眾生於無量劫猶如焦樹不能復生,譬如畫堂不以焦柱而作莊嚴。此人亦爾,今世、後世所生之處,人皆輕賤、打罵、毀辱、不施飲食。彼受飢渴、打罵苦惱,自憶念言:『我造逆罪,破塔壞僧。』作是思惟:『我向何處?誰能救我?』作如是念:『我當入山自滅其身,無人救我。』爾時彼人而說偈言:

「『我造不善業,  猶如燋木柱;
今世不莊嚴,  他世亦如是。
室內不莊嚴,  在外亦如是;
惡因造惡業,  因之入惡道。
後世受苦痛,  不知住何處?
諸天悉聞我,  悲泣啼哭聲;
無有救護者,  必入於地獄。
自作不善業,  自受苦痛受;
我無歸依處,  必受苦痛受。
殺父母壞塔,  我作五逆業;
我登高山頂,  自墜令碎滅。』
時諸天告言:  『莫去愚癡人,
莫作不善業,  汝作多不善,
作已今悔過,  殺害自身命,
必受地獄苦。』  尋即墮於地,
如被憂箭射。  不以此精進,
而得成佛道,  不得菩薩道,
不得聲聞果,  更起餘精進。
汝詣仙聖山,  往見大聖主,
頭面禮彼仙:  『願救苦眾生;
善作利益我,  驚怖不安隱。』
仙人聞告言:  『汝坐暫時聽,
驚怖苦不安,  當悔眾惡業。』

「仙人告言:『我為施汝食,汝可食之。愁憂、苦惱、飢渴、恐怖世間無歸,我施汝食,汝當食之,然後我當為汝說法,令汝罪業悉得消滅。』彼食訖已須臾澡手,繞仙人已前面[跳-兆+互]跪。仙人問言:『汝說作惡業。』答仙人言:『我殺母、殺父、破塔,亂菩提薩埵三昧,壞滅佛法。』爾時仙人告彼言:『汝作不善造斯惡業,自作教人諸不善業,汝當懺悔。』爾時彼人心驚惶怖悲泣而言:『誰救護我?我作惡業必受苦報。』

「爾時彼人長跪合掌而作是言:『我作惡業自作教人,莫使我得不善之報,勿使受苦,願大仙人當見救濟。我為仙人常作僮僕,所作不善願令消滅。』爾時仙人慰喻彼人:『汝莫惶怖。吾當救汝令汝輕報,汝今現前聽法。汝曾聞僧伽吒法門不?』白仙人言:『我未曾聞。』仙人言:『火燒之人誰能為其說法?唯大悲者乃能說耳!』

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Sutra. Bookmark the permalink.

Leave a Reply

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.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*